马岔村民活动中心

项目地址:甘肃省会宁县丁家沟乡马岔村

建筑面积:548㎡

项目时间:2014-2016年

工艺类别:现代夯土

团队角色:项目策划、建筑设计、施工统筹、技术培训、运营支持

业主:马岔村村民委员会

项目资助:陈张敏聪夫人慈善基金,(香港)无止桥慈善基金

施工:马岔村村民工匠

所获奖项:WAF世界建筑节佳作奖(国际建协/GROHE,2018),WA中国建筑奖设计实验类别佳作奖(《世界建筑》杂志社,2018),田园建筑优秀实例一等奖(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6)



马岔村地处海拔1800-2000米之间干旱的黄土高原沟壑区,年降水量仅为340毫米,村里日常饮用及灌溉用水极度匮乏。当地的土资源极度丰富,传统民居多以生土为主要建材。建造工艺基本为土砖砌筑,传统夯土,草泥,配以木结构屋架。该中心是住建部现代夯土民居研究与示范项目中的一项重点内容,团队联合法国国际生土建筑中心(CRAterre),由无止桥慈善基金会出资并组织当地村民村民活动中心的选址位于一个大约呈20°左右的退台式山坡上。山坡面东,朝向山谷,视野开阔,景色壮丽。


通过前期调研,团队了解到村民们对公共活动中心的期望,是能满足简单购物,就医,看戏,集会,托儿所等相关需求。基于这些,团队整合了村中原有的一个医疗站,并根据这个生土项目特殊的示范意义,新增了相应的培训,展示空间。最终,活动中心的空间被设置为一个开放的可供集会与看戏的场院和四个相对独立的土房子:多功能室(含有培训,展示,阅览,会议等功能),商店,医务室和托儿所(含一个小厨房)。

 

在空间组合方式上,团队借鉴了当地民居传统合院的形式。通过利用基地中的三层退台,将四个土房子设置在不同标高,围合出一个三合院,开口面向东侧的山谷。方案所有的建造都尽量结合基地的退台现状,团队希望这几个土房子就像在地里生出的土块,可以自然地融入到当地的空间景观之中。这个院落里的场院作为一个综合的室外公共场所,将是当地村民集会、游戏、看戏、看电影等集体活动的空间。这几种活动对空间的具体使用上,有着不同的要求和使用习惯,为了让一个合院能够满足这些不同使用和观看习惯,并且还能让村民们觉得新鲜有趣,团队利用退台本身形成的高差,将高的部分设置为小戏台,低的部分设置成村民看戏与活动的场院,这符合演戏在高处,看戏在低处的传统看戏习惯。低处的场院同时也是托儿所的小朋友组织游戏与村民集会的空间;其次,团队将场院北侧的地面倾斜抬高,形成新的阶梯状观众席,使之能够面向场院的活动以及托儿所的北墙。北墙可设置屏幕来看电影。从而形成新的类似于电影院或剧院的观看体验;最后,在更低的退台上,团队设置了四个小的尺度不一的箱体语言从场院东侧向山谷方向推伸出去。箱体的西面开口指向戏台,在场院标高形成类似剧场包厢的空间,东面指向壮丽的山谷,是x望观景的平台。四个箱体的内部分别为水窖、仓库和男女厕所。


这些设置限定出了一个占据基地三层退台的、立体的三合院,最高一层是多功能室、商店、小戏台和医务室。紧邻商店东侧团队又用一个竹廊将这几个空间联系在一起;托儿所、场院、观众席在中间一层;最下一层是库房、水窖等附属空间。

除了商店,其他三个土房子的屋面全部处理成当地通常采用的单坡形式,以便在雨季时将屋面珍贵的雨水汇流至院子里,并经过退台,最终收集在基地标高最低处的水窖中。同时团队也在中心的入口处设置了一个小型的风力发电装置,产生的电量可以满足中心大约一半的日常用电需求。


另外,院子北侧的多功能室和南侧的托儿所在室内空间的处理上,也同样对基地本身的高差现状作出了回应:设置不同的标高以减少对地形本身的改变,以及这种改变所带来的工作量。同时,这些标高的变化也丰富了室内的空间体验。托儿所在最南侧,南向开有大窗,采光很好。室内居中贯穿一组大台阶,划分并连接两个不同标高的空间,高低两个空间可以分别满足至少两组小朋友同时使用。而台阶部分也是小朋友们游戏、演出、上课的观众席。

马岔的夜晚,有着迷人的星空,巨大的银河常常直挂在眼前。在真正的繁星面前,自我会瞬间渺小,但视野和想象力会迅速无限扩张。这样的星空也自然寄托了当地孩子们无数的美梦与想象。所以围绕小朋友的使用,团队在托儿所的室内做了些特别的尝试,希望孩子们能对这个土房子产生更多的兴趣与情感。托儿所东南两侧土墙交汇的角部是一个幽暗的角落,团队想就着这个角落,为孩子们制造出一个在白天也能看到“繁星”空间。团队在墙体内部夯进了数十根直径不等的亚克力棒,使阳光得以从中穿过。这样就在厚实,幽暗的土墙角落里挂起了点点星光,营造出一个戏剧化的“星空”效果。

紧邻托儿所西侧有个向南,采光充足的室外沙坑,与室内以落地窗相隔,室内外相互可见,小朋友在沙坑游戏的场面形成巨大的画面在室内上演。室内东面设置了一个水平长窗,面向山谷,并被刻意压低至儿童的尺度,方便孩子们眺望谷底。

 

用生土来建造房子是这个小村庄一直以来的传统。技术含量不高,经济而且有着很好的热工性能。所以生土自然是这个活动中心在材料与建造工艺上最直接的选择。同时,对建筑师来说,生土也在材料美学上也有着迷人的表现力。

方案所有的建造用土完全在现场采取,取土过程本身同时也是对场地的修整。活动中心50公分厚的夯土墙体是承重墙,也是空间的气候边界。这个厚度足够保障室内不受严寒和暴晒的侵扰。相较于传统土民居的做法,我们把房子的开间与开窗都做了适度地扩大,来满足室内的公共活动对采光的需求。同时,也改变了传统土房子室内一直以来给人的狭小,阴暗的印象。墙身上的混凝土墙基及梁并没有都被隐藏起来,而是成为与窗和墙同样的立面元素显露出来,如实地呈现着墙体自身的结构逻辑关系。而这样的结构也用来满足当地对建筑八度地震设防的要求。


对于屋架、综合空间尺度、建造难度、工期,尤其经济上的考量,我们最终选择了相对便宜、成熟的钢屋架及彩钢复合保温屋面,而不是当地传统的木构屋架与青瓦。同时,我们在当地收集了很多玉米脱粒后的芯,这些东西平时是用来生火和充当牲口饲料的,我们在屋面与夯土墙的结合部使用了不少,作为墙头的保温填充材料来尽可能地减少冷桥。另外,结合厨房的使用,我们将托儿所与厨房间的隔墙按传统方式,内部设置了烟道,使墙体成为暖墙,从而最大限度地补充了冬季室内对温度的需求。


另外,为了尽量减少夯土墙因粗放型施工而造成的细节上的遗憾,我们在设计上对土墙的各种收口部位均作了特殊的处理:在土墙与混凝土地梁和墙头圈梁的连接处我们分别嵌入了槽钢和角钢,这既能避免土墙的边角在施工中不易被破损,也能在土与混凝土两个材料之间产生有趣的视觉联系。


这个项目有着特殊的建造组织方式,没有专业的施工人员,十来名当地村民是整个项目施工建设的主体。另外,在无止桥慈善基金的组织下,近百位来自内地,香港及海外的无止桥志愿者也分几批参与到施工建设之中。活动中心的建成是他们与村民共同劳动的成果,村民既是中心的建设者也是使用者。在当地,村民本身就有传统夯土的经验,对于新式夯土工艺,稍加培训,就可以成功胜任新的施工要求。被雇用的当地村民,也可以在务农之余,从项目的施工中赚取一份额外的报酬。同时,我们更乐于见到的,也是更有意义的,是这样的工作也为新式夯土技术在当地的推广播下了重要的种子。

 

像中国其它的贫困村庄一样,马岔也面临着对外交流与本地文化的逐渐衰落。而我们这一系列的示范与营建除了让村民在务农之余赚取一份报酬外,更重要,也更有意义的是,这样的过程使村民们在学习新式夯土工艺的同时重拾了对传统工艺的信心。


活动中心建成后这两年,有越来越多的公共活动依托中心的公共空间展开,村民参与公共活动的积极性也在不断增加。中心尤其受村中妇女同胞的欢迎,她们隔三差五就会在中心跳舞聚会。除了诸如村民自发组织的棋牌室,儿童绘画课堂,阅读小组等公共活动,一个十年前已经解散的秦腔皮影戏班子也因为有了更方便的演出空间而得以重建,在中心定期的排练与逢年过节的演出都会吸引大量村民和孩子前来观看。中心还为村里一位78岁的老中医设 置了一间小中医室,这能为周边村民寻医问药提供更便捷的选择。年轻的村民小马也借助中心提供的空间,开了一家农村淘宝商店,帮助那些还不熟悉网络使用的村民满足更便利的消费需求。

中心已经为村民日常生活带来的这些积极改善,对我们来说,也是莫大的鼓舞。我们深知参与到新农村建设过程中的艰辛与复杂,但我们会继续做下去,这条路会很长远,我们也会更加坚决。